刘邦死后15年,托孤大臣杀光他的嫡孙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浏览:4228   发布时间: 09月23日

这是刘邦、吕后的报应,本质上是一场宫廷政变。只不过,新继位的汉文帝,对这场宫廷政变的合法性予以肯定,遮盖住了杀死刘邦嫡孙的血腥。但事后,汉文帝对当初参与那场政变的官员,明里暗里都在打击。

刘邦和吕后,一个更比一个狠辣

刘邦铲除异姓王。

陈胜吴广起义之后,刘邦最终脱颖而出,取得了天下。但在这个过程中,刘邦也不得不封赏了许多异姓王。这些人和刘邦经历相似,实力强大,实力加起来几乎占了天下一半。这种现状,使得刘邦日夜不安。最终,韩信、彭越、英布、臧荼、韩王信等,都被刘邦以各种理由扫平。唯有地处偏僻,对刘邦威胁不大的吴芮,得以幸免。

而且,为了加强自己的力量。在扫除异姓王的同时,刘邦又大肆封赏同姓王,并且定下来“非刘氏而王者,天下共击之”的规定。在打击异姓王的过程中,刘邦需要高度依仗功臣集团,就是周勃、陈平这些人。因此,一直到刘邦去世,开国功臣的势力依旧庞大。

吕后铲除同姓王。

刘邦去世后,其子刘盈懦弱,权力被吕后把持。野心勃勃的吕后,担心那些能征善战的功臣,会不服刘盈这个皇帝,想借此把功臣一网打尽。因此,刘邦去世后,吕后秘不发丧,秘密谋划铲除功臣集团。

诸将故与帝为编户民,北面为臣,心常鞅鞅,今乃事少主,非尽族是,天下不安。

吕后认为,这些功臣以前和刘邦一样,都是平民。如今刘邦做了皇帝,他们却做了臣子,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如果不把他们铲除,天下不安。只是,吕后的情夫审食其太过草包,并没有铲除功臣的办法。刘邦死后四天,功臣集团已经得到消息,派人说服审食其。

闻帝已崩,四日不发丧,欲诛诸将。诚如此,天下危矣,陈平、灌婴将十万守荥阳,樊哙、周勃将二十万定燕代,此闻帝崩,诸将皆诛,必连兵还乡,以攻关中。大臣内畔,诸侯外反,亡可蹻足待也!

来人明确地借审食其之口,告诉吕后:“我们已经知道你的打算了,你想杀功臣集团,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!如今兵权都掌握在功臣集团手中,几十万大军从东方打过来,那时长安城下百万大军集结,城中大臣势必背叛你,你的灭亡指日可待!”

果然,吕后听了审食其的汇报之后,立刻公布了刘邦的死讯,大赦天下。至此,功臣集团的危局暂时解开。吕后登基之后,深感自己位置不稳,实力不足,所以大肆封赏吕姓诸侯王。既然功臣集团动不得,吕后打击的矛头,便对准了稍显弱势的刘姓诸侯王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功臣集团冷眼旁观。

从上面两个过程梳理,我们可以看出,西汉初年,皇权、诸侯王(先是异姓诸侯王、后是同姓诸侯王)、功臣集团,组成了一个权力三角。而我们知道,三角形是最稳定的。一旦其中一个角被过度破坏,权力的结构便变得极度不稳。其实,吕后在快去世的时候,也预见到了这种局面。

(吕后告诫吕产、吕禄)今吕氏王,大臣弗平。我即崩,帝年少,大臣恐为变。必据兵卫宫,慎毋送丧,毋为人所制。

可见,吕后十分有先见之明,连给她送丧都不让去,就是担心被功臣集团乘虚而入。只是她娘家的子侄太过草包,对手又是狡猾无比的陈平之流,吕氏的悲剧已经注定。

周勃和陈平发动宫廷政变

吕后在打击刘姓诸侯王的时候,也在暗中削弱功臣集团的力量。只是慑于她的威势,陈平、周勃等人都是表面附和,暗中却深恶痛绝,暗暗谋划除掉诸吕。有人看出了陈平的谋划,给他提出了建议。

天下安,注意相(陈平为丞相);天下危,注意将(周勃为掌管军事的太尉)。将相和,则士豫附;士豫附,天下虽变,则权不分。权不分,为社稷计,在两君掌握耳。

这话说得就很直白了,不管天下动荡还是安定,只要你们将相联手,这社稷就握在你们掌中。陈平听了之后,大为赞赏,派人开始联络周勃。此外,陈平还洒出大把钱财,联络朝中百官,谋划铲除诸吕。

吕后死后,吕氏子侄知道自己被功臣集团所忌惮,便想抢先动手,密谋杀死功臣集团和刘姓诸侯王。只是他们水平实在太菜,前怕狼后怕虎,吕氏的谋划被吕家女婿、朱虚侯刘章察觉到。刘章一面和陈平、周勃联系,一面派人告诉了自己哥哥齐哀王刘襄,打算里应外合,铲除诸吕之后,让刘襄登基为帝。

刘襄见机会难得,自然痛快响应。不久,刘襄进兵的消息传到长安,吕产派人前去平叛。灌婴率领部队到达荥阳之后,并未和刘襄厮杀,反而是积极联络刘氏诸侯王,约定等到铲除诸吕时,他和刘姓诸侯王一起杀回长安。

刘襄接到这个消息后,表示认同,于是退回到齐国西边边界,静静等待。但刘襄的这个举动,却是上了功臣集团的当,自己也和皇位擦肩而过。周勃、陈平、刘章等人,在长安城中秘密谋划,先后夺取了皇帝护卫北军、南军的军权。

吕产、吕禄均被杀死,派遣士兵把吕氏男女老少全部捕获,一律斩杀。至此,吕后苦心经营的局面,被功臣集团一举打破。而且,这些功臣大多是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,心狠手辣自然不在话下。他们认为,小皇帝以及刘盈的其他几个孩子,都是吕后的孙子。一旦这些人长大,如果为了他们奶奶娘家人报仇,他们这些人的下场堪忧。

所以,这些人直接找了一个理由,说小皇帝和几个王爷,都不是汉惠帝刘盈的孩子,是吕后从别的地方取回来的野种。于是,少帝及刘盈的几个孩子,全部被功臣集团杀死。

而这些人,其实是刘邦和吕后的嫡孙,只不过他们威胁到了功臣集团的利益,即使被刘邦寄予厚望,被称为“安刘氏天下”的周勃,也参与进来。从本质上来讲,诛杀诸吕的行动已经变成了一场宫廷政变。

小皇帝被杀死了,那么立谁为新皇帝呢?原本答应刘襄的条件,直接被功臣集团废弃了。因为齐王刘襄的势力太大了,朱虚侯刘章,杀掉小皇帝的东牟侯刘兴居,和刘襄可是兄弟!他一旦登基,对参与宫廷政变的这些大臣是什么态度,不好琢磨。陈平等人,自然不会把自己的命运,交到别人手中。

所以,势力最小,性格又温和的代王刘恒,被众功臣推选为皇帝人选。皇帝没有自己的班底,想要统治天下,还不是要依靠他们这班开国功臣?这算盘,打得啪啪响。

朱虚侯刘章,被功臣集团派去,劝说自己哥哥刘襄退兵,这皇位已经和他无缘。刘襄虽然万般不甘,但也知道自己不是这群功臣的对手,只得撤兵。而守在荥阳的灌婴,也带兵离开。

汉文帝的作秀

代王刘恒听说大臣要立他为帝后,并不是惊喜,反而是小心翼翼地派自己舅舅薄昭去京城打探消息。薄昭见了太尉周勃,周勃把真心想要立刘恒为帝的消息告诉了他。在得到薄昭的消息后,刘恒才笑着对手下说:“原来此事是真的!”

然而,刘恒到了长安后,也是被人暗中“教训”了一下。本以登基为帝的刘恒,却连皇宫都进不去,还是周勃到来之后,刘恒才得以进入皇宫。

这也是功臣集团在向汉文帝传递信息:“你要记住自己的皇位是怎么来的,不要忘了我们这些功臣的拥立之功!”其实,从当晚汉文帝对自己心腹宋昌、张武的安排中,也能窥见当时情形的晦暗不明,暗流涌动。

(汉文帝)乃夜拜宋昌为卫将军,镇抚南北军。以张武为郎中令,行殿中。还坐前殿。于是夜下诏书曰:“间者诸吕用事擅权,谋为大逆,欲以危刘氏宗庙,赖将相列侯宗室大臣诛之,皆伏其辜。”

吕氏已经被铲除,汉文帝还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他在防备谁呢?而且连天明都等不及,当夜便发出诏书,对众功臣铲除吕氏的事情做了定论。

“你们都是大大的忠臣,铲除了想要谋夺刘氏天下的吕氏诸人!”

汉文帝之所以这么着急地表态,便是安抚住功臣、宗室的心,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以及不会秋后算账。因为此时汉文帝的性命,还在功臣集团的掌握之中。

事后,陈平被任命为左丞相,周勃被任命为右丞相(西汉尊右),灌婴被任命为太尉,吕氏侵夺楚王、齐王的土地,均被汉文帝还了回去。可见,在诛杀诸吕的行动中,立有大功之人都被厚赏。

原本,在讨论朱虚侯刘章的封赏时,许诺把赵地封给他,封他做赵王;把梁地分给杀死少帝的东牟侯刘兴居,封他做梁王。但汉文帝知道这两人,曾经想让他们的大哥刘襄做皇帝后,便只割了两郡之地封赏他们。刘章为城阳王,刘兴居为济北王,封赏大大缩水。

刘章、刘兴居都对此不满,怀恨在心,只是一年后刘章去世,但刘兴居却意图反叛。最终,汉文帝平定了刘兴居的叛乱,刘兴居被俘自杀。

此后,陈平在汉文帝二年死,灌婴在汉文帝四年死,算是功成身死。而活得比较久的周勃,则受到了汉文帝的敲打,最后甚至被送到了监狱之中。最终,周勃在薄太后说情下,得以出狱,周勃感叹道:“我曾将兵百万,纵横沙场,但今日才见识到狱吏的厉害!”

这话是说给谁听的呢?说给汉文帝听的。我周勃以前给你过下马威(不让汉文帝进皇宫),但今日一个狱吏就能折服我,我周勃服了,陛下你就放过我吧!

好在汉文帝还算比较厚道,把周勃放回了他的封地。汉文帝十一年,周勃老死在自己封地。

结语:

刘邦死后,他的嫡孙被周勃、陈平等人杀光,其实是和西汉初期的权力转移密切相关。因为刘邦出身贫寒,为了取得天下,只能把权力分出。而刘氏天下一旦坐稳,皇帝势必也把权力一点点收回。在这个权力转移的过程中,势必不会风平浪静,而是伴随着流血、伴随着争斗。少帝及汉惠帝的其他几个孩子,虽然是刘邦的嫡孙,也只能成为权利斗争的牺牲品!

主营产品:其他通用/工程塑料,其他醇类,其他化学试剂